永利官网 >财经 >国泰君安超额发钱12亿 央视称瓜分国有资产 >

国泰君安超额发钱12亿 央视称瓜分国有资产

2019-10-30 03:09:00 来源:工人日报

  

    时评:

    奥巴马的限薪令与国泰君安的旱涝保收

  周义兴:奥巴马限薪令值得借鉴

    国泰君安高薪门根子是在监管

    马红漫:国泰君安用谁的钱发百万年薪

    叶檀:国泰君安高薪事件核心是竞争力低

  央视《新闻1+1》:天价年薪,君何安?

  主持人(董倩):欢迎收看《新闻1+1》。

  俗话说,君子爱才,取之有道,今天我们的节目就分别来说一说这个财和这个道。

  我们先来关注美国,今天北京时间凌晨美国方面传来消息说,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受援的企业高管的年薪最高不能超过50万美元,那人们就想,在美国这样一个高度市场经济化的国家,当选的总统怎么会如此关注去插手这样一个企业高管的年薪呢?我不知道王教授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锡锌(特邀观察员):总统关注企业高管的年薪,这的确在美国这样一种高度自由市场化的国家乍看起来非同寻常。但是如果看一看当前经济形势,我们知道金融危机袭来,每个人都感觉到寒意,政府出面救市,这个时候如果一方面是有的人减薪,甚至被裁员,而另外一些高管却拿着巨额的高薪,那又如何能够希望民众对政府巨额救市的这样一种政策予以政治上的支持,予以心理上的认同,和提升整个社会共同迎接这样一种金融危机的责任感和道德意识呢?所以细想起来却深有道理。

  主持人:我们先来看一看奥巴马发布的这个“限薪令”。

  短片1:50万,这是奥巴马给华尔街高管们限定的最高年薪。2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受援企业高管年薪不得超过50万美元,这一决定无疑给华尔街的高管们带上了一道紧箍咒。这道紧箍咒不仅适用于花旗、美国银行等已经接收美国政府救助的金融企业,也包括未来接收政府救助的所有企业,而且企业如果要给高管超过50万年薪的股票奖励,这些股票也必须在企业还清贷款后才能套现。

  奥巴马(美国总统):我们并不蔑视财富,我们并不是嫉妒任何获得成功的人,我们当然坚信获得成功理应获得回报,但很容易让人们感到不安的是,(一些公司)高管们业绩糟糕,却获得(高额)报酬。尤其是在此时,这些报酬来源于美国纳税人,他们中有许多人本身的生活还很艰难。

  解说:奥巴马的这番话并非无的放矢,根据美国媒体早前报道,2008年华尔街的金融机构高管拿到了高达184亿美元的分红,相当于2004年金融业鼎盛时期的水平。此事遭到了奥巴马的严厉批判,被触怒了的奥巴马甚至用了“可耻”一词来形容。

  奥巴马: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使经济继续前行,当我看到一篇文章,指出华尔街银行家得到了近200亿美元的,这与2004年他们得到的分红一样,这是极度不负责,太可耻了。我们需要华尔街人士表现出克制、自控力和一些责任感。

  解说:克制、自控力、责任感,这是奥巴马对华尔街高管们的要求,可是真要做到这些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就在奥巴马话音刚落没久,美联社就披露,接收了政府250亿美元救援金的美国富国银行,打算按多年传统拨出公费,安排员工到拉斯维加斯豪华旅游。虽然现在计划被迫取消,但仍然不能平息人们的愤怒。

  事实上,除了富国银行,华尔街上一边接收政府救助,一边却依然不知克制,持续奢侈浪费的银行比比皆是。美国保险业龙头美国国际集团AIG在接受联邦政府850亿美元的救助后,竟被曝出花费44万美元,招待70位高层主管进行SPA之旅,在事件曝光之后,被骂到无地自容的AIG表示,以后将会取消类似出游。

  美国国会议员:通用需要多少钱才能存活下来。

  瓦格纳(通用汽车CEO):议员先生,这要看供应商和市场情况来定。

  解说:而乘坐豪华私人飞机去华盛顿求援的通用汽车CEO瓦格纳则被媒体讽刺为“从豪华飞机上走下的乞丐”,压力之下,瓦格纳再次去华盛顿时,不得不低调地驾驶一辆普通汽车前往。华尔街高管们的这些种种行为不断刺激着金融危机下已经很脆弱的美国大众神经,难怪奥巴马的”限薪令”一出,就立即得到了美国民众的普遍支持。

  卡迈隆•罗素:赶上这次危机确实是件不幸的事情,在这种时候人们就不能太过自私了。

  查尔斯•哈西:这是个不同寻常的时期,形势很急迫,大家齐心协力就能改变局面,在这样一个关头要求他们(公司高管)做出点小小的牺牲也是应该的。

  解说:“限薪令”能否限制住华尔街高管,还有待时间考验,不过奥巴马就任演讲时说过的一句话值得我们所有人牢记,那就是偏袒富人国家的繁荣无法持久。

  主持人:王先生,我们来看奥巴马说的一些话,他用词用得都比较狠,比如说这是一个耻辱的事情,另外一个,这是极度不负责任的事情。我们当然可以体会到,因为新任总统奥巴马,他上任之初就面临着一个烂摊子,他自己甚至放出狠话来说,如果我这个第一届任期我解决不了这个经济问题的话,我第二届我就不寻求连任。

  我们可以理解他这种急迫的心情,但是除此之外,您分析,他用了这么狠的词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王锡锌: 面对这种经济烂摊子,像政府要出面救市。奥巴马现在正在争取7000亿美元资金的第二部分用来救市,那么这时候是动用公共财政,动用纳税人的钱来救助这些企业,假如你要动用公共财政来救助这些企业的时候,这样的政策首先得到政治上的支持,如果要得到政治上的支持,民众要能够必须看到,这些钱投下去,是真正能够缓解目前的危机,而不是一方面政府拿纳税人的钱来救助他们,另一方面,高管却依然可以收到很高的丰厚的红包,这是从政治上来考虑。

  第二个方面从社会心理的层面来考虑,如果我们普通老百姓都在节衣缩食,勒紧裤腰带来渡过这个困难期,而高管依然可以高枕无忧,那么这时候社会的反差,这种事实的反差会带来巨大的心理的失落和不平衡。

  最后我们看,从道德方面来看,奥巴马在他的多次讲话当中,一再强调责任,责任感,他强调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来应对这次危机,而他指责华尔街高管的时候,他用了极度不负责任。他刚刚在国会也有一个讲话,那些接受纳税人的资助的企业有责任不过奢华的生活,一再强调责任。那就是在应对这个危机的时候,如果政府出手,那么那些被救助的企业的高管也应该表现出社会的责任感和道德感。

  主持人:其实我们看奥巴马他给这些华尔街高管的,这些接受援助高管的”限薪令”的同时也有一系列的其他限定措施,比如说刚才短片里面也提到了,你在接受援助的期间,你的个人的花销情况是什么样的,你的交通设施是什么样的,你甚至有没有去洗那个所谓的SPA,你有没有到娱乐场所消费,你甚至办公室的装修情况是怎么样的,也就是说这是一整套的整个的监督体系,我要看我这笔钱花出去了,花的效果到底是什么样的。

  王锡锌:对,因为纳税人的钱财投下去,有公共财政来对这种私人的企业进行救助,当然涉及到信息公开的问题,这是第一个层面上。如果从第二个层面上来看,我们如果说要保证你负责任的,大家一起同舟共济,也必须保证这个过程,每个细节都要公开,这是在执行的技术方面必须要能够让公众相信这些钱财是用到了适当的位置上。

  主持人:关键是你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我作为纳税人我必须得知道我给你的这些钱到底救在什么上了,我不能说我花钱让去洗澡去了,那可不行。

  王锡锌:对,不但何以重建这种信心。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美国的这种制度,就是”限薪令”的同时,政府允许企业以一种限制性股票的形式向高管发放额外的奖励,这些股票只能在纳税人提供的这些救援的资金,在全部以现金形式兑换之后,这些股票才能套现,您怎么看待他们这种制度?

  王锡锌:我觉得这里体现了一种对企业高管,既对他们有所限制,让他们有所克制,同时也对他们有所激励,在激励和限制之间要寻求一种平衡,一方面我对你的薪水进行一个最高限度的限制,另外一方面我也可以让你有一些激励的方案,但这些激励的方案不能够在你一方面拿着纳税人的钱财来所谓的共渡难关的时候,又同时来兑现这些高额的回报,所以它是一种平衡。

  主持人:这是一个比较巧妙的制度设置,就是说不是说一棒子把你打死,还是让你看到只要你把这个钱还干净了,我还是给你这些现金回报的。

  王锡锌:它是胡萝卜、大棒一起使。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这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奥巴马总统的”限薪令”一出,很多业界人士就说了,你这招限制不住那些聪明人,因为华尔街的高管全都是一个个比谁都聪明的人,你可以限制他们50万年薪,但是他们可以再生出来其他的这种一他可以有其他的途径继续挣钱,二,会造成人才流失,您怎么看待各方面这种担忧。

  王锡锌:其他的层面继续挣钱,这个可以从操作的细则方面来加以控制,刚才比如说我们讲到的,从信息的层层披露公开,这方面可以进行有效的控制,但是您刚才讲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在自由市场上,人才本身是可以自由流动的,因此如果我这里薪水太低,当然有一种担心就是,大家跳槽,跳到薪水更高的地方。这种情况完全有可能发生,而且在美国国内有很多人对奥巴马这种”限薪令”提出怀疑,主要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但是我们刚才都注意到了,其实奥巴马总统在强调这个”限薪令”的时候,他一再强调企业家的道德责任。比如说民众强调,你不能过于自私,大家在艰难时刻你也需要做出牺牲,不能自私,做出牺牲,他强调了一种道德感。奥巴马总统也多次强调责任这个概念。

  所以的确存在这种所谓的人才流失或跳槽这样的一种风险,但是我们也始终需要看到在困难的时期,企业和企业家的责任感,其实也是这个社会凝聚力,以及它整体的道德感的一个核心的要素。

  主持人:其实说到人才流失这个问题我倒觉得这可能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对于华尔街这些人来说,如果没有分红的刺激,他们也许就没有动力去继续往前走。但是现在经济形势普遍不好,而且失业率普遍很高,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没有这种高额的分红的话,那么找一份普遍工作都那么难,我觉得人才流失在这个时候谈起来的话也不是那么严重。

  王锡锌:对,它的预期会下降。

  主持人:没错,您怎么看待就这样一种经济形势下,在美国一个高度市场经济化的国家,由政府最高首脑提出这样一个怎么一个”限薪令”的问题。

  王锡锌:首先是要让政府动用纳税人来救市的这样一种方案得到民众在政治上的支持,因为政府所有这种重大的公共政策需要有政治上的支持作为基础。当然另外一方面我刚才也讲到了,还是需要社会心理上大家有所认同。

  主持人:您现在收看的《新闻1+1》,刚才我们在演播室分析了刚刚推出不久的奥巴马总统的”限薪令”,接下来我们就会继续关注发生在我们国家的国泰君安的百万年薪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