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 >财经 >希腊摊牌:对拒绝PSI者采取违约 >

希腊摊牌:对拒绝PSI者采取违约

2019-10-28 02:04:01 来源:工人日报

  

全球市场正屏息凝神地等待着一场严峻考验:欧元区会否迎来诞生13年来首次主权违约,全球是否会迎来60多年来首个发达经济体违约,3月8日将揭晓答案。

持有价值2060亿欧元希腊债券的私人部门债权人最迟要在当地时间本周四(3月8日)晚上9点之前决定是否参与希腊债务互换计划(PSI)。

希腊周二威胁称,将对任何不参加债务重组方案的债券持有人违约,并且证实准备启动集体行动条款(CAC)。

分析人士预计希腊PSI参与率或达80%,希腊很可能将激活CAC并被视为违约,进而触发信用违约掉期(CDS)赔偿,全球市场面临一系列不可知的连锁反应。

以违约威胁拒不参加者

希腊公共债务管理机构(Public Debt Management Agency)在周二发布的声明中表示:“如果私人债权人拒绝参与PSI,希腊预计不会有资金支付给他们。”

换句话说,希腊威胁对任何不参加债务重组方案的债券持有人违约。

该机构还在声明中证实,如果自愿债务交换(PSI)达到一定参与率,希腊政府计划让所有私人部门债权人接受损失。也就是说,希腊政府已准备好启动集体行动条款(CAC)迫使拒不参与的投资者接受债务重组。

在周四大限到来前夕,希腊此举对那些可能拒不参加方案的债券持有人加大了压力。

这项债务重组方案是希腊政府恢复偿付能力的关键:PSI旨在将希腊的债务负担减少1000亿欧元左右,从而帮助希腊避免3月20日的144亿欧元债券到期时发生无序违约。在此之前如果无法完成PSI,希腊必定违约。

PSI要求私人部门投资者将所持债券置换为面值减记53.5%、更长期限和更低利率的新债券。考虑到未来利息支付损失后,这相当于实际损失73%~74%。

据英国《金融时报》称,这一威胁的矛头主要指向14%的希腊债权人,他们持有的希腊债券是按照国际法发行,其余86%债权人持有1770亿欧元根据希腊法律发行的债券。

这些可能拒不参与PSI的国际法债权人,是那些在购买时就预期能够得到全额偿还的对冲基金。这类投资者以非常便宜的价格买入希腊债券,并希望能够得到全额偿还。因此他们选择了抵制。

对于那些不愿接受75%债券损失、而是希望起诉希腊的对冲基金,希腊债务管理机构的负责人赫里斯托祖卢(Petros Christodoulou)上周就已发出警告:诉诸法律手段以前要三思,拒不接受债务互换会一分钱都拿不到。

不过,另据相关媒体昨日报道,国际金融协会(IIF)已发表声明,其持有810亿欧元希腊债务的会员已同意债券互换。这一数字相当于希腊目前在外的符合互换条件的2060亿欧元国债的39%。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无法达到最低参与率66%,PSI就彻底泡汤,希腊无法获得1300亿欧元救助款。到时候希腊将被迫无序违约,违约后的重组债务条款会比现在差很多。

只要有66%以上的债权人参与PSI,希腊就有权启动CAC。《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称,PSI参与率可达75%~80%。英国《金融时报》也引述一位知情人士的话说,PSI参与率很可能为75%~80%,启动CAC后参与率可能会提高到90%~95%,“在周四自愿参与结束后CAC几乎肯定会激活。”

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债务交换将在周四晚上关闭,周五CAC启动,私人债权人得到的新债券将于下周一开始交易。

一旦希腊启动CAC条款,意味着“强迫所有的投资者”。三大评级机构将宣布希腊违约。

更重要的是,国际互换与衍生品协会(ISDA)将再一次面临抉择:CAC启动是否会触发信用违约掉期(CDS)赔偿?

正常情况下,这足以触发CDS“信用事件”,即违约赔偿。CDS是投资者针对某个国家或企业违约购买的保险。如果构成违约,希腊国债CDS的持有人将获得数十亿美元的赔偿。

CDS市场通常需要超过一周左右时间才能安排一场拍卖,导致当这场拍卖最终发生时,每个人手里将只有新的希腊债券,导致给予CDS购买方的赔偿将远少于其损失金额。

根据存托及结算公司(DTCC)的估算,希腊违约导致触发CDS的赔款金额最多不超过33.4亿美元。

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CDS赔偿触发,全球市场都将受到严峻考验。2008年美国“雷曼兄弟”倒闭触发了CDS赔偿,导致AIG濒临倒闭等一系列连锁反应,全球金融市场瘫痪,经济陷入大衰退。

而希腊违约也将标志着60多年来首个发达经济体违约,并将标志着欧元区首个主权信用违约,长达两年的欧洲债务危机将跌至谷底。

相关

欧债危机的焦点

希腊私人投资者谈判

希腊避免违约的努力本周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希腊债券持有人可在北京时间周五4:00之前决定是否接受债券置换,民间部门将承担53.5%的名义损失,实际损失高达70%以上。这是希腊获得第二轮1300亿欧元救助的前提条件。不管怎么样,希腊的商业银行急需补资金缺口,而资金来源问题仍然是一个问号。

欧洲银行资本重组

2012年欧洲各银行的资本重组计划结果,将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事件。根据2011年10月欧盟第14次峰会所达成的协议,欧洲各银行应在2012年6月30日前将核心资本率至少提高到9%,需要依靠市场融资、国家资助和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来筹备资金。而欧洲中央银行2011年12月8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资本重组的总共缺口高达1150亿欧元,其中希腊需要补充核心资本300亿欧元,紧随其后的是西班牙、意大利和德国,分别为260亿、150亿和130亿欧元。

法国总统大选

法国将于2012年4月22日和5月6日举行两轮总统大选。民意测验显示,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是现阶段最热门的总统候选人。如果他在今年成功当选,将会给欧洲带来很多不确定因素。奥朗德在2011年12月12日说:“上周欧盟峰会达成的协议(财政紧缩措施)不是应对欧债危机的正确答案。如果我在明年当选法国总统,我会就这份协议进行协商、再协商。”奥朗德同时强调欧洲央行需要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并表示要通过欧洲央行推动欧元区债券的发行。然而,这是德国非常不希望看到的。最具有警告性的是,奥朗德表示他将不会为由德国一手推动并将被纳入各国司法体系的财政预算平衡规则投票。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对德国这些年在欧洲建立的政治领导地位的一种挑战。2012年法国总统大选给欧债危机添加了很多不稳定因素。

意大利和西班牙国债发行

彭博社统计数据显示,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主权债务分别约为2.1万亿和9000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20%和60%。这两个国家在2012年总共需要发行高达4500亿欧元的国家债务。而随着意大利和西班牙国债收益率的走高,借款需求很有可能面临无法持续的困境,意大利和西班牙今年的国债发行将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角色

根据去年欧盟峰会达成的协议,欧盟成员国将向IMF提供1500亿欧元双边贷款,其中500亿欧元将由非欧元区成员提供。但是如何使用这些资金,将是在2012年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事件。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此前曾提出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为援助渠道(通过其购买欧元区国债)的合法性表示质疑。德拉吉表示:“是否可以使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为一个援助渠道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法律问题(按照欧盟条约央行不应当向政府提供融资),但是我们必须维护条约的精神。”德拉吉的讲话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欧债危机中的角色带来了很多不确定因素。

中美经济的正面作用

虽然欧债危机在2012年有着很多不确定因素,但是在中国恢复经济增长速度和美国经济复苏的情况下,欧洲在2012年下半年非常有可能走出经济低谷。中国在2011年已经成功控制住食品通胀,这是造成中国经济增长减缓的一个最根本因素。这意味着,中国居民实际收入水平将进入一段高增长时期,同时政府货币宽松政策也有了相当空间。而中国房地产业在2012年也不会出现崩盘现象,其主要原因为:1)中国居民收入的高增长和对房屋的刚性需求;2)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杠杆率非常低;3)高速城市化建设将吸收一些地区的供应过剩;4)中国政府有足够的能力和空间对房地产市场进行宏观调控。笔者认为,中国将在2012年重新恢复经济发展动力,再次成为拉动世界走出经济危机的引擎。而对于美国来说,最近一系列良好的经济数据也意味着美国经济很有可能在2012年取得进一步恢复。 (欧阳国熠)

(责任编辑:翁夷)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