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 >财经 >希腊第二轮救助协议质疑声远超喝彩声 >

希腊第二轮救助协议质疑声远超喝彩声

2019-10-28 09:11:06 来源:工人日报

  

对于新救助方案能否彻底解决希腊问题,市场及学界普遍悲观。虽然协议的达成可帮助希腊安渡近在咫尺的3月20日偿债大关,但其更长期违约威胁远未解除。有分析人士将第二轮救助协议比喻为给希腊贴上了一块援助“创可贴”,但这块“创可贴”可能很容易就被撕掉,因为尽管欧元区已经全力确保希腊履行承诺,但希腊仍有相当大的空间在减赤问题上走回头路。

难产的希腊第二轮救助协议终于达成。但正如很多人预料的,最终协议仍然很难安抚投资者的疑虑。事实上,这份被认为充其量只能暂解燃眉之急的援助协议公布之后,市场反而因为失去想象空间而动力不再。协议达成后的首个交易日,欧元对美元掉头向下,欧洲三大主要股指全部小幅下跌,美国三大股指则以微小幅度涨跌互现。

瑞银特约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在与本报记者连线时称,历时两年多的欧债危机已多次上演过程混乱、最后一刻才达成结果的“惊悚片”,这次也不例外。事实上,谈判各方最终不得不就援助协议达成一致,主要是考虑希腊债务问题必须在3月20日145亿欧元债务到期前得到解决,每拖延一天就意味着希腊发生无序违约这一风险事件的概率在上升。然而,“3月20日之后,如果PSI(私人部门参与计划)和第二轮救助方案一切顺利,希腊就真的一劳永逸般地得救了吗?完全不是。”汪涛表示。

事实上,对于新救助方案能否彻底解决希腊问题,市场及学界普遍悲观,甚至有人预期希腊可能不到3年就会违反第二轮救助协议中规定的条款。另外,虽然协议的达成可帮助希腊安渡近在咫尺的3月20日偿债大关,但其更长期违约威胁远未解除。有分析人士将第二轮救助协议比喻为给希腊贴上了一块援助“创可贴”,但这块“创可贴”可能很容易就被撕掉,因为尽管欧元区已经全力确保希腊履行承诺,但希腊仍有相当大的空间在减赤问题上走回头路。

与担心希腊是否会履行协议条款相比,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她更担心的是欧洲当局解决希腊问题的方向存在严重失误。她表示,在希腊危机乃至整个欧债危机的解决中,欧洲决策者首先犯的错误是行动迟缓,从而令他们错失以较小成本封堵较大危机的时机。而在他们意识到必须采取行动的时候,又过分强调紧缩,以至于陷受援国经济增长于更大困境,债务问题更难解决。“糟糕的是,从新一轮援助协议中可以看出,这种不切实际地强调紧缩仍在持续加码,而且已经到了骑虎难下的境地。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只能预期希腊经济进一步恶化,失业率进一步上升,社会矛盾加剧,长期债务问题的解决也就成了水中望月。”她表示。

根据第二轮援助协议,IMF为希腊减债设定的目标是在2020年前将债务占GDP之比降至120.5%。而该组织同时又发布报告称,根据其对希腊长期债务前景所作的最恶劣情境分析,如果希腊经济增速下降或希腊政府不能采取所承诺之改革,则其债务在GDP占比将在2015年达到178%,在2020年达到160%。在这种情况下,IMF将不再向希腊提供任何援助,而违约将成为希腊的唯一选择。

对于IMF设定的目标和情境分析,业界提出普遍质疑。事实上,IMF的预测仅仅几个月时间里就变动剧烈,先是去年10月份预估希腊2020年债务占比为120%,后来一度上调至160%,此番又再度下调至120%。许多分析人士质疑希腊的2020年债务前景何以在几个月时间就会改变这么快,更多的人则认为“试图去分析一个国家8年后的债务状况”本身就存在问题。退一步讲,汪涛认为,即便假设希腊第二轮方案能够实现2020年债务占GDP比重降至120%的目标,希腊债务状况也难以实现长期可持续性。财政赤字、外部失衡、国际竞争力疲弱等希腊面临的失衡问题不是任何债务重组所能解决的。

新方案的减赤目标也相当激进,而其又是基于十分不现实的增长假设。根据新方案,希腊需要在2012年将赤字由9%削减一半至4.7%,而这4.3个百分点的降幅中只有1.7个百分点可以由PSI实现(利息支出减少),而剩下的2.6个百分点则需要扎扎实实的减赤。而到2014年,希腊需要将赤字进一步降至1.4%。汪涛认为,在经济严重衰退、政局四分五裂、社会紧张局势不断恶化的情况下,希腊能否实现这样激进的目标值得怀疑。更令人担忧的是,IMF的方案中假设希腊经济最快能在明年恢复增长,在2013年和2014年分别实现2.3%和2.9%的增长,而目前绝大多数经济学家预测希腊今年经济将缩水5%。对于希腊能否像IMF预期的那样如此迅速恢复,很多人也表示很难认同。显然,在财政紧缩、改革难以推行、投资活动外逃的局面下,希腊恢复经济增长的难度无疑十分巨大。而没有增长,几乎就不可能出现财政盈余,也就不可能减少债务,希腊危机也就远没有终止。

对于新援助方案中的重头戏PSI,瑞银也表示质疑。汪涛称,希腊PSI的作用只是为了建立隔离机制,即通过降低私人部门持有希腊债务的头寸、促使希腊银行体系资本重组以避免金融体系风险向整个欧元区蔓延。而在这之后,希腊就演变为IMF以往处理过的典型案例。由于隔离机制已建立,IMF完全可以选择撒手不管,其对希腊的态度也将因此而变得更加强硬,不会再像此前那样容忍任何的赤字恶化。因此,希腊第二轮援助方案提前终止以及再次发生PSI的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责任编辑:颜肌化)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